关于我们

火车拖来之城的供水今昔

——纪念蚌埠城市供水六十周年(1954-2014)

2014年11月,蚌埠,迎来了有自来水以来的第六十个春秋。

60年的艰苦探索,60年的辉煌跨越,蚌埠市政供水迎着春风,一路高歌走来,为勤劳智慧的珠城人民带来了安康。

变化彰显进步,变化昭示希望。从上世纪五十年代诞生的第一座水厂开始,60年来,蚌埠市政供水历经了沧海桑田的变化。

60年前的1952年,蚌埠政府开始筹资修建自来水厂,水厂于1952年动工后,1954年,日供水能力为1.2万吨,用水总户数1.11万户的自来水公司正式送水,蚌埠人渴望喝上自来水的愿望终于实现了。

如今的蚌埠中环水务日供水能力已达到40万m3,供水服务面积约103平方千米,服务人口105万人,用户总数达29万户,城市覆盖率达100%。城市中心区以外的秦集镇、长淮卫镇也在逐步进行农改水改造,城乡结合部的农民也陆续用上了方便的自来水。

蚌埠  火车拖来的城市

蚌埠,是一座火车拖来的城市。穿城而过的津浦路是我国南北交通的大动脉,北起天津,南至浦口,路经河北、山东、安徽、江苏四省,全长1009.48公里。始建时,计82个站(长淮卫等五个小站不在其内)。1908年动工兴修,1911年竣工通车。1958年起陆续修建复线,1975年全部完工。津浦铁路沿线农产丰富,矿藏很多,经过德州、济南、徐州、蚌埠等重要城市,在政治、经济、军事上都具有重要作用。但由于先后被北洋军阀、国民党政府、日本帝国主义所利用,成为军阀混战,压榨人民和帝国主义侵略中国的工具。直到全国解放,津浦铁路才成为人民铁路的组成部分。在祖国社会主义建设中,发挥巨大作用。

津浦铁路的修建计划始于1864年,最初的动议是修建京镇铁路(北京至镇江),后几经变动,又有过津镇铁路(天津至镇江)的计划,并获得了清中央政府的批准,但很快发生的庚子事变又使这件事无疾而终。

光绪三十三年(1907)2月16日至4月17日,袁世凯、张之洞电奏朝廷,请派外务部左侍郎梁敦彦与德华银行代表柯达士、英国中英公司代表濮兰德筹议修建铁路事宜获准,特派袁世凯为督办大臣与德、英银行议订。结果,争执五月,始有成议。并以直、鲁、皖、苏四省绅民的请求为由,改自天津筑至浦口,定为“中国国家天津浦口铁路”。

1908年1月13日,正式签订了《天津浦口铁路借款合同》。仍规定分南北两段修筑,以山东省峄县韩庄运河桥为界。借款暂定500万英镑,年息五厘,自1919年起20年内分期还清。正式合同签订以后,清政府即派吕海寰为督办津浦路大臣,并与直、鲁、皖、苏督抚会同办理,在北京设立总公所,购地兴工。北段于1908年8月开工,南段在1909年1月(宣统元年)开工。后因借款不敷,又于1910年9月28日与英德银行团签订了《天津浦口铁路续借款合同》续借480万英镑。但因第一次世界大战前英镑低落,股票只售出300万英镑,其余180万未能售出,又由德华银行垫款90万英镑、中英公司垫款30万英镑,该路总计借款为920万英镑。

津浦铁路1908年动工修建,1911年5月和8月淮河大桥、黄河大桥分别竣工,历时四年,1911年12月全线通车。津浦路局1911年5月15日正式设立蚌埠火车站。

有清一代,蚌埠作为一个小镇隶属凤阳府,是其西北边陲的一个小集镇。当时只有三十多户人家,居住着二百人左右。到清末民初,当地居民多以聚族而居,如高家营、蒋家岗等,总数不满500户人家。1908年,修建津浦铁路和淮河铁路大桥时,天津、唐山等地来的一千余名铁路员工,从皖北各灾区招来的两万多名筑路工人,沿老大街和工地附近搭起了简陋的工棚,于此聚居。1913年,人口已达25700余户,105200余人;1912年中华民国成立,废凤阳府,今蚌埠市淮河以北划属灵璧县,淮河以南划属凤阳县;日本军国主义于1938年初入侵,蚌埠沦陷期间,居民亦变化很大。据1942年10月份省会警察局调查统计,户数下降为21136户,总人口93398人。与1935年同期对比,人口户数减少4564户,人口减少11858人。抗战中的沦陷时期,凤阳县于1938年由府城迁至蚌埠。光复后的1946年11月,民国政府成立蚌埠市政筹备处,1947年1月1日,蚌埠正式脱离凤阳县而成为安徽省第一个设市的地方。

回顾历史,蜿蜒1000余公里的津浦铁路,多是追逐着古代名城的座标而建,唯有蚌埠市却是由于津浦铁路的修筑,特别是于此设站后才兴起发育而来的。“没有津浦路难有蚌埠市”,这话虽然略有过头,却也说明了蚌埠市与津浦铁路、蚌埠站之间的密切关系。1909年津浦路蚌埠段和淮河大桥相继开工,蚌埠这个偏僻小镇骤然繁盛起来,商贾沓至,人口剧增,为城市的发祥发育创造了条件。蚌埠集东南,那块荒凉的地方,顿时变成蚌埠开埠发祥之地。蚌埠是座火车拖来的城市,车站也就成了她的标志。1949年,全市总户数为53265户,人口达到231057人。1990年,全市总户数为200498户,人口为681287人。2012年末,全市总户数110万户,总人口368万人。相较于百年前的人口规模巨变,不能不令人生出沧海桑田的感慨。

1000余公里的津浦铁路,以当初的列车时速,一天通达南北完全不可能。有趣的是,蚌埠所处的位置居于浦口到徐州的居中位置,不管南北哪头发车,当晚只能到达蚌埠。这就意味着,不论南来、还是北往的人们,都需要在这里住宿休息,而列车由于长途跋涉,都需要在蚌埠添煤加水。这样独特的地理位置,让蚌埠自然而然成了“宿站”。更因地近南京,地位格外重要。那时的蚌埠站,一字排列着四间票房,青砖平房,红色波形瓦。东侧为旅客出口,西为售票房。站内两股道,横架着旅客乘车翻越的天桥,旁边竖立着一座为车站供水所必须的水塔。(以上参见《安徽文史资料全集蚌埠卷》、《蚌埠市志》、《蚌埠古今》)

水  在哪里

一百年前的蚌埠百姓自然不能想象方便清洁的“自来水”,遍布街巷的是“水车”和“土井”。由于缺乏供水设施,一场大火曾烧毁了大半个蚌埠街。1954年,蚌埠自来水厂建成投产,蚌埠市终于有了专门的集中供水机构。

蚌埠市主要的水资源来自于淮河,周围的北淝河、天河和龙子河等,它们均为淮河支流,蕴含丰富的水资源,为城市提供了得天独厚的供水条件。

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,蚌埠市尚无专业的供水机构,全市人民的饮用水主要依靠人力肩挑、车拉淮河水来供给,因此当时市内挑卖水行业应运而生。“水咯,水咯,一分钱一桶”,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,大街小巷随处可见这些“挑水人”的身影,这也成为那一代人的集体记忆。

随着时代发展,“挑水人”靠肩挑水的方式逐步被更加省力的卖水车所取代。担架车、大圆桶、橡皮管,卖水车路过谁家,大家就把事先准备好的空桶拿出,桶里注满水后付钱,然后卖水车继续前行,为下一户人家送去饮用水。以这种方式卖水的特点是,一般只临街叫卖,并不登堂入室,进入居民家中。

当时,市内有的一家祖孙三代均从事这个行当,甚至形成了行帮组织。到了上世纪四十年代,蚌埠基本形成了南方帮(俗称蛮帮)、北方帮(俗称侉帮)、怀远帮、凤台帮等帮会组织,成员总计近千人。

上世纪五十年代以前,蚌埠因无集中供水设施,不仅给市民民饮水带来不便,若发生火灾也影响扑救。据记载,1919年农历三月十一日,蚌埠市发生一次大火,因水源不足,扑救困难,大火延烧一天,烧毁了大半个蚌埠。经此教训,市区内开始增建水井。但各水井水质不一,有的水井水质不好,含矿物质较高,水味涩苦,只能用来洗衣、洗菜;少数水井水质较好,可以用来烧茶做饭。生活较好的人家讲究饮茶,一般买淮河水用,待加明矾澄清后烧茶,味道醇厚。

蚌埠市地下水可分为沿淮及淮河北岸富水区、淮河南岸阶地弱含水区、山前贫水区以及山区(岩石)贫水区等四个类型。市内区域即属阶地弱含水区,故地下水并不丰富。

从水井的式样,能够看出城市的发展变化。1908年前后,蚌埠刚刚兴起,城市较小,人口不多,人们用水以大土井取水。津浦铁路通车后,蚌埠开始繁荣,人口增多,商业兴盛,用水量增长,市区取水井发展为砖石砌井和洋井,少数用水较多的浴室和工厂、商户则建成了利用人力或机械作动力的泵浦进行抽水的井。

“五分钱一个月,方圆几里近百户人家都靠这口井养活”家住蚌埠市前进路的戴惠芳老人回忆当年的情景。在这位九旬老人的记忆中,前进路上的这口井附近总是特别热闹,人来人往,络绎不绝,“整条路似乎都是湿漉漉的,挑水时边走边洒,时间长了,大家常走的小道边长出了青苔”。

“当时那口井是一个小商铺自家打的,对附近居民开放,按月收费”老人表示,有井的地区就不用从水车买水吃了,当时很多家庭都是人口大户,不愁没有劳力,老大今天挑,老二明天换,如此轮流。

挑水还是增进邻里感情的大好时机,张家刚添了新丁,王家的小闺女学习总拿优,今天的粮食比前日贵……人们边打水边唠家常,慢慢地,去小商铺挑水成了当时居民重要的交流渠道。“在那时,谁家有一口井,那真是够牛气的。因为资源稀缺,去的人就特别多,排队是常有的事。但那时的人们喜欢排队,即使前面挑水人再多也不嫌烦。碰到烧饭的高峰点,队伍排了几十米,却一点也不心急,找个老邻居,边聊天边等着,时间也过得特别快”,老人们说,井边就是人们了解新闻的地方,井边就是睦邻友好的地方(参见《蚌埠市志》)。而我觉得,它也不失为“市井”这个古老名词的一个生动的注释。

心系百姓建水厂

解放后,公共供水事业开始起步,蚌埠市第一自来水厂于1954年开始供水。1970年筹建第二自来水厂,取水口设在八里桥村附近。1982年筹建了第三自来水厂,取水口设于淮河蚌埠闸上游。供水覆盖人口达36.9万人,用水普及率为59.2%。三县县城各设水厂一座。自来水真的就来了。“手一伸,水自来”也不再是梦想。

然而,从1979年开始,由于城市经济发展,沿淮一带出现了一些小造纸厂、小化工企业,将大量污水排入淮河,造成淮河水严重污染,尤其是每年11月至次年3月的枯水季节以及6月、7月汛期,水质污染尤其明显,蚌埠人长期处于“靠着淮河没水吃”的窘境。特别是到了九十年代中期,淮河污染加重,很多居民、单位开始自己打井取水,部分单位开始向职工发放饮用水,“找水吃”竟成为当时的一大景观。供水,又面临着新的挑战……

未雨绸缪保供水

为迎接挑战,1996年三水厂再度扩建,至1999年全部竣工,新增20万立方米的供水能力。与此同时,利用德国政府贷款,建立生物处理滤池,对污染的淮河水进行过滤处理。期间,1996年省政府拨款1000万元的配套资金,在天河建成了一座日供水能力12万立方米的天河应急水源泵站,并于11月通水。   

随着城区的扩张,天河应急水源也不能满足城市供水的需求。保障蚌埠市供水安全、解决枯水期资源性缺水和水质性缺水并存的矛盾、提高应对突发性水污染事件的能力、改变单一从淮河蚌埠闸上取水状况问题,引起了蚌埠市决策层的高度关注。2013年,按照蚌埠市政府总体部署,实施了对原天河应急水源泵站的二次扩建。为减少上游污染团排放到淮河蚌埠闸段时,对蚌埠段水质的污染,保障全市人民吃到安全放心的天河水,工程由原定的120天工期压缩到了50天。蚌埠中环水务接受使命之后,精心组织,科学调度,经过了近两个月昼夜奋战,铺设全长8.5公里DN1600mm管线、日供水能力24万立方米、总投资9100万元天河应急水源扩建工程全线送水。蚌埠供水,实现了新的跨越。

由于淮上区地下水中钙镁离子含量较高,水的硬度大,易结垢,水质问题一直困扰着居民生活和工业项目建设。为了能满足淮上区发展需要,2010年2月,蚌埠中环水务采取“水平定向穿越”方式,铺设了下穿河的自来水管,让南岸自来水与北岸自来水“胜利会师”,从此,淮上区吃上了与南岸一样的自来水。   

随着淮河北岸的发展,淮上区逐步建设成为集工业、行政办公、居住、商贸、物流为一体的综合性行政区。原有穿河管道难以满足淮上区的发展用水需要,而且一道穿河管道的供水安全性也难以保证。为此,为支持淮上区经济建设,并结合城市总体规划,公司于2014年3月正式启动穿越淮河供水管道复线工程。

运筹帷幄谋发展

2014年10月20日,固镇县利源水务投资有限公司、中环保水务投资有限公司、足球外围投注网站就固镇供水项目进行合作签约。合资公司计划2014年12月31日前实现主城区的通水目标,结束固镇县长期饮用地下水的历史。至此,蚌埠中环水务联合原有的五河水务,新开辟的固镇、马城、沫河口等,形成了由点连线到面,初步实现蚌埠由南往北、从西向东、城市县域共同发展的城市一体化战略格局。

近年来,蚌埠高新区发展迅速,用水人口和用水量大大增加。为确保高新区的安全供水,蚌埠中环水务在此处新增一处加压泵站,保障该区域正常的生产、生活用水,新建的城南供水加压站总体建设规模为日供水能力8万吨,工程占地面积约11亩。工程于2014年3月8日开工建设,5月底完成建设并交付使用。城南供水加压站的建成投产,将大大改善高新区的供水,为居民造福。2014年6月,高铁新区供水加压泵站正式开工。总投资1066万元,泵站占地5.3亩,设有5台泵,日供水量可达8万吨,建成后,将保证整个高铁新区乃至大学城的水压平稳。2014年12月泵站将建成并投入使用。供水,再次实现了跨越。

从人力肩挑到自动取水,从日供水能力1.2万m3到40万m3,从单一水源取水到增设备用水源取水,从一座加压泵站到三座加压泵站,从蚌埠市区供水到整合周边县域水司,珠城人60年的“用水史”折射出的,不仅是供水行业的发展完善,更是城市发展文明进步的真实写照。

日出江花红胜火,春来江水绿如蓝。滔滔淮河水养育了江淮儿女,汩汩甘泉滋润珠城人民的心田。

延续的光荣,承载着梦想。蚌埠供水人将驾乘这艘承载历史使命和梦想的航船,乘风破浪,向着文明和谐的更高目标全速进发……

足球外围投注网站  卢云飞